快捷搜索:

同洲电子遭立案调查高管密集出走连续6年盈亏交

●长江商报记者 杨玲玲

“数字电视第一股”同洲电子(002052.SZ)在蒙受业绩持续不振、募投项目终止、信披违规被存案查询造访后,又陷入高管密集离职的困境。

根据公司表露,3个月内包括总经理杨健、副董事长吴远亮以及副总经理王健峰在内的三名高管离职。而高管密集出走背后,是公司因涉嫌信息表露违法违规,遭到证监会存案查询造访。

发迹于深圳的同洲电子,至今已有25年景长历史,于2006年登岸本钱市场,是我国专业从事数字视讯行业的首家上市公司。

然而,上市以来,同洲电子多次转型掉利,控股股东、实控人袁明套现近10亿元。截至今朝,其所持1.23亿股整个处于质押状态。

同时,2013年以来,同洲电子的净利润分手为3415.65万元、-4.17亿元、6713.67万元、-6.10亿元、893.91万元、-3.31亿元,陷入盈亏交替的怪圈;2014年至2018年,其扣非净利润业继续五年为负。

遭存案查询造访高管密集出走

11月11日,同洲电子宣布看护布告称,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王健峰的书面告退申报,王健峰因小我缘故原由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,告退后不在公司担负任何职务。作为同洲电子的老臣,王建峰已在同洲电子任职13年,同时,王建峰是同洲电子近3个月内第3位提出离职的高管。

看护布告信息显示,8月31日,同洲电子称,收到公司副董事长、董事、副总经理吴远亮的书面告退申报,其因小我缘故原由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、董事、副总经理及董事会下设各委员会职务,告退后将不在公司担负任何职务。

更早之前的8月7日,同洲电子则看护布告表示,收到公司董事、总经理杨健的书面告退申报,辞去董事、总经理职务后,杨健还将担负公司治理顾问。

公司高管接连告退背后,是同洲电子因信披违法违规遭到证监会存案查询造访。根据表露,同洲电子10月25日收到《中国证券监督治理委员会查询造访看护书》(深证查询造访通字[2019]345号),因涉嫌信息表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抉择对公司存案查询造访。

同时,长江商报记者留意到,今年7月,同洲电子看护布告称终止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召募资金投资项目。该项目原计划投入6.08亿元的召募资金,然而截至今年6月30日,实际仅投入1.24亿元,进度仅为15.64%。

对付未达计划缘故原由,同洲电子称,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的召募资金于2015年11月到位。而因为召募资金实际到位光阴晚于估计光阴,导致项今朝期进度未达计划进度,影响项目整体光阴进度延后。随后,因OTT营业尚未规模化开展,投资收益也未达原估计投资收益。

上市13年累亏超9亿

根据公开信息,同洲电子发迹于深圳,至今已有25年景长历史,于2006年公司登岸知交所,是我国专业从事数字视讯行业的首家上市公司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市时,同洲电子控股股东、实控人袁明持股比例达42.26%。不过,在三年解禁期满后,袁明即开启减持大年夜计。2009年至2015年头?年月,袁明累计净减持超1亿股,净套现额高达9.76亿元。2016年3月,袁明又与小牛龙行签署《借钱协议》,将1.23亿股质押给小牛龙行,由小牛龙行向其供给借钱8.7亿元。

2017年10月,同洲电子再次对外发布,袁明操持将其持有的1.23亿股经由过程协议让渡的要领让渡给小牛龙行。据悉,1.23亿股一共作价14.99亿元,扣除袁明所欠借钱本金8.7亿元以及利息5986.91万元后,残剩5.70亿元。然而,受诸多身分影响,今朝,该股权让渡事件仍未终极完成。

同时,长江商报记者留意到,公司营收从2006年的10.77亿元到2018年的7.98亿元,不升反降,营收高点还要追溯到2010年(23.01亿元);净利润从2006年的6203.27万元到2018年的-3.31亿元,13年间累亏9.03亿元。

别的,2013年以来,同洲电子的净利润分手为3415.65万元、-4.17亿元、6713.67万元、-6.10亿元、893.91万元、-3.31亿元,陷入盈亏交替怪圈。此外,其2014年至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分手为-4.24亿元、-5691.65万元、-5.88亿元、-8323.63万元、-2.85亿元,已继续五年为负值。同时,公司业绩预报及快报的准确率极低,每年均呈现必然程度的调剂。由此,也被市场阐发人士质疑信批如儿戏,或涉嫌财务“洗浴”。

对此,今年事首?年月,知交所也发函问询近年扣非后净利润持续为负的详细缘故原由,以及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不确定性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